Ta们没有“那一关”

我刚入社会那会儿,也没什么经验,只觉得赚钱超级难,难的想哭。

有次吃饭认识一个在某宝卖高仿的人,他是属于那种把高仿当正品卖,再定一个比正品折扣一点的价格。他的操作模式差不多就是在描述里不提正品2个字,也不提高仿2个字。但是在整个描述和介绍的过程中一直在暗示“这是正品,这是正品,这就是正品”。就说我们这么便宜是因为厂家直销。

搞一个模糊的概念,不说是正品,也不说是仿品,但是买过的消费者都以为是正品。

那时候我太单纯,后来我才知道消费者产生错觉是商家的一贯套路。

我就问他,如果有顾客直接问你,是正品还是仿品怎么回答?

他回答:那我就说是正品。

我再问他,如果顾客买回去很快就坏了,然后来质询你你怎么办?

他回答:那我还说是正品,但是我会给他退款。

那时候我太单纯,后来我才知道,打死都不承认是商家的一贯态度

这种操作他自己还是很得意的,因为很能赚钱。那会儿我也很想赚钱,因为几乎已经没有钱交房租了。但是这种事我觉得我还是做不了,因为我过不了“那一关”,我没有足够的勇气。

从那之后,我就知道在这个社会和大家竞争,我会处于劣势。因为很多人没有“那一关”。只要有利益,他们就能做出“一些事情”。而同样的事情让我来做,我就做不到,因为对我来说跨过“那一关”太难了。

其实这个社会没有“那一关”的人,比你想象的还要多,想到这个我就感觉很可怕,觉得自己如果去做生意,可能最终会无路可走。

那几年,我的父亲经常会带有一点抱怨的那种口气质疑我“太胆小”,没有前途。

有时候他又会自责,说是因为给我上了学,到时我变成了书呆子,不懂这个社会,做事总是想当然。

他抱怨的时候,我的内心是比较坚定的,我倔强的想“我就是不做让自己讨厌的事情!”。但是当他自责的时候,我又会觉得他好可怜,觉得自己好没用:不就是去做鸡吗,为什么我就没有勇气。

刚出来那几年,我会经常这样的纠结,不过现在这种纠结病已经治好了。

现在的我啊,就想做让自己心里舒坦的事情。

能力积累到一定的程度,也不怕没有饭吃。我也没有太大的理想,我知道我没有能力改变世界。我只愿自己不要被社会改变,变成一个麻木的、愚蠢的、冷血的、没有“那一关”的人。

这几年,我也认识了很多很善良很上进,甚至比我更有“那一关”的人。他们几乎普遍都混的比较艰难一些,相对同时代的创业者,他们走的弯路也更多一些。

但是大家也都在坚持,并且也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。这给了我一些信心。

食补记的诞生

我原先是做中药材种植的,我种植的品种是茯苓。

从2011年开始,我逐渐接触到许许多多中药材种植行业的朋友,他们和我一样,只种植和研究一到两种药材。

我们是一个农民群体,与土地打交道。很多人这样过了几十年。

慢慢的我发现一些问题,大致如下:

1.种的人/生产者明明有能力生产出一流的东西,但却不能那样去做。

2.吃的人/消费者明明想要买到更放心的产品,但却听不到真话。

3.中间商没有监管,到处吹牛,瞒天过海。

然后我有一个小小的愿望,我想找到一个方法,让农民可以和消费者真正的对接起来。让农民可以按照最高的标准去生产,让消费者买得明白。

但其实,我们这些从事种植业的人,一直以来我们离消费者太远。